您的位置:新闻中心 > 展览讯息 >
“实践的力量——第九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”即将在金陵美术馆开展!
发布时间:2019-06-20 15:26:14 来源:金陵美术馆

▲展览海报
▲开幕大厅

被实践的文献

杨 锋

春杰转来首次举办版画“文献展”的资料,让我倍受感动。文字这东西,在今天,往往似如过眼烟云,看看也就过去了,一般不会有人再去理会。我想说的是,只有朋友才真正关心曾经写过什么。

十年之后,再回头仔细翻阅这些凭智慧和时间积累出的厚厚文稿,突然觉得这分明是早已预示着的,又必然是要出现在今天的结果。那篇“没有文献的文献展”的文字,终于成了具有历史温度的版画文献,因为,以“实践的力量”为名的版画展,见证并记录了版画所面对的诸多事件与版画家的各种认知。当然,“文献”,不能拿来实践,而版画实践却实现了“文献”具有的一切要义。关于这一点,隋丞兄已在新着《问题与方法》中,对前八届文献展做了很认真的梳理。他从“语言与观念”、“当代性和传播方式”、“公共性和商业化”这几个方面,阐释了如何健全中国版画发展的生态模式。隋丞兄是版画家,而“实践的力量”文献展,使他由实践转入理性思考,以版画家自我证明的方式,证明了实践的力量。

以“文献”为目标,实施版画家之间的联系与作品收集,应属于文献概念的“零次文献”,即:未经加工的数据初稿方式,但它总是处于一种动态之中。这项策划有新观点,有新颖性,定位具有现实的策略性和实时的针对性。日常所熟悉的版画展览,经过层层严苛的选拔之后,造成了平庸与无奈。而单打独斗式的“个展”,则往往全然没有了关注度。已有的版画资源不能汇集,由此产生的结果,是话语权落入外行人之手。“零次文献”改变了以往展览的主题性,强化了参展的自主性,特别是关于版画界定与界线的问题,都移交由展览过程中的作品自述。那些过去遗漏的和现在萌发的资料走了进来,像在缝隙间透射的影像,搭建起对深晦版画现状思考的阶梯。

“实践者”粗疏笼统,有些嘈杂,相互之间还时有隔膜。“献”的词意,告诉我们应做“贤者”所做之事。文献者一定在做“春秋大梦”,这既是责任,也是意志,更是一种规范。尽管“实践的力量”只针对实践者,但却没有了被询唤者的角色。版画实践,就这样构成了文献载体(展览、文字),即“一次文献”。

“实践的力量”版画展的特点,是经过整理的情报汇总,是富于个性化的综述,也是追忆式的专题研究。记录下相互矛盾的,也有处于不同年份在上下文之间的尴尬,形成对作者、作品的异同与误读,因此才产生了互为文本的实践观念。“文献”,当然不能简单地冠以实践之名。谓以“实践的力量”而集合版画,是因为版画遭遇了碾压式的诘难,退之实践借“文献”逆袭。现场即时的演义,不断扩张的势力,多变的策划方案,这种视实践为本体,以建立版画年谱的方式替代了艺术本体。它像绵延的生命体,扮演着各自实践型的角色,且“文献”真正成了“捕梦者”追随版画的无形力量。

在当代艺术的视域之外,版画正实践着文献内涵,即:“二次文献”、“三次文献”的建构。艺术不能只成为学术,艺术是生命症候的展示通道。研究版画,并不能解决版画创作问题,而“文献”介于两者之间,由版画所组合的文献储备,恰好能够反馈其特殊性。“版画性”是不断被拷问的问题,一度用“复数”、“印刷”、“材料”、“媒介”等这些外在形式,实实在在地包裹了版画,阻断了版画所具有的强大内燃力和发展空间,也淹没在了被“专家”滥施话语的鼓噪之中。

正是“文献展”,用自我修正的方法,在实践过程中反问了拷问者。毫无疑问,版画的当代生命力来自形式的生命,任何形式表达都不是无蕴含的技术罗列。它是对一切有形体的精神移植方式,是由隐喻形成“图形”概念上的精神图式表达。这种精神品质赢得了“技术至上”体现思维观念捷径,促进了当代艺术观念的文献实践模式。

“文献”具有记录、积累、传播和继承的功能,也是进入社会关系中进行自我表现和自我确认的有效途径。“文献展”缜密又相对宽容的禀赋,在“新兴木刻”光环褪尽之后,让版画又一次投入了特定的社群。在社会阶层相对固化的今天,生活的碎片化整合,个体对完整性的理解,艺术兑现承诺的能力都成为奢侈愿望。

版画,无疑是中国当代艺术精神的缩影,当它丧失了对社会资源的依存之后,开始走向了比较乏味的边缘,或循环着怀疑精神和求真意志,或误将“观念”当成世界和生活的本质。版画困境之说,也多半由此而起,现在看来,那不过是因心智脆弱和情绪焦虑所致。习惯享受着“新兴木刻”荣耀的实践者,迷失在丛林法则之中并不意外。唯它与更强、更坚硬,甚至更可怕的东西发生碰撞,才能警醒自己到底哪个是“真我”。其实,版画一直是成长着的“茂林佳卉”。不是吗?一群既擅长又热爱的版画人已经站在那儿了。

“实践的力量”版画文献展,从它不间断地持续运行中,可以阅读出版画所特有的“原意”与“技术”互为转释而形成的“书面文化”特质,勾连出平面图像聚集所涵盖的文本意义。“文献展”提升了获得版画“利益”的最大要求,逐步推进了“策划”、“美术馆”、“艺委会”、“收藏出资人”之间的联合。曾经的怀疑者、观望者、等待者,都不自觉成为这部文献的实践者。因为,“实践的力量”不是一个观点,更不是一个派别,它是收集版画类情报的一个窗口,在我们最需要社会关注的时候,被关注了!

如上,“实践者说”改为“文献者说”,似更合理。

?

作者为: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委员、

陕西省版画艺术委员会主任

2019年5月20日

展览花絮

▲布展现场
▲金陵美术馆的青年团队手工制作招贴画
▲有“温度”的招贴画完成啦
▲跟自己的作品合影留念
▲热火朝天布展忙
▲展览现场
部分参展作品欣赏
▲《红之一》苏新平 112x168cm 铜版画 2017年
▲《王的词典(六)》 王华祥?100X70.5cm?丝网版画 2018年
▲《舞台No.3》 张敏杰? 65×95cm 平版 2015年
▲《荒野之九》 张广慧 120×55cm 套色木刻? 2018年?
▲《民间肖像之一? 川西理塘》 曹琼德 84X120cm 综合版??2014年
▲《山》 尹朝阳?78x121cm?丝网版画?2018年?
▲《内敛的灰色之三》 卢治平 50×72cm?丝网版画?2019年
▲《规定》 王艺?185x276cm 尺寸可变 丝网版画 2017年
▲《涅磐-11》 范敏?50×65cm?平版?2016年
▲《无系列之福禄寿》?王晓林?92×92cm 木版画 2019年

隋丞个案研究展即将同期举行!欢迎大家前来观展!

?